当代奇事:男子死后投胎到小女儿家中(多图)

2021-03-29 12:39静心看佛

简介编辑:这个事真是令人震惊了,活生生的例子,多张照片!这个男孩的前世和他的外婆是夫妻里面还有一句话令人深思,这个男孩说,这一世的生活比上一世复杂多了。以前一辈子只需要干三件事,砍柴,种田,喝米酒!非常感谢李常珍给我们带来这么详细的报道!___清风以下内容..


编辑:
这个事真是令人震惊了,活生生的例子,多张照片!

这个男孩的前世和他的外婆是夫妻


里面还有一句话令人深思,这个男孩说,这一世的生活比上一世复杂多了。以前一辈子只需要干三件事,砍柴,种田,喝米酒!
非常感谢李常珍给我们带来这么详细的报道!
      ---清风


以下内容为转载

李常珍的坪阳再生人系列,惊世杰作!

其事实之惊人,细节之详实,世所罕见。

有心人,能从中窥见到灵界的大秘密。

因种种原因,这些真实的故事无法出版。

吴祥云,前世是外公石庆忠––岁死於胃癌,喜欢别人背。

吴祥云,2000年9月30日生於坪阳村,今年16岁。

父亲吴社革,母亲石艳群,妹妹吴云凤。

吴祥云的前世是其已故外公石庆忠,住邻镇陇城,农民。

石庆忠,农历1999年死于胃癌,终年69岁。

其灵魂八个月後投胎做了新婚不久的小女儿石艳群的儿子。

石庆忠生前非常喜欢喝自家酿的米酒,有客人来时他一个人可以喝一公斤。

有时他早上起来,饭还没吃,先喝一碗米酒,再出去干几个小时农活,然後回来吃早饭。

石庆忠每天的日子就这样:上山砍柴、下田干活、喝米酒。因为是文盲,不读书。

去世那年有段时间,他胃疼得厉害。

他大儿子和一个哥哥陪他去医院检查,查出是胃癌晚期。

他知道後,坚决要求回家等死,因为他觉得家里很穷,癌又治不好,不必浪费钱。

当时石庆忠的小女儿石艳群与坪阳村的青年吴社革刚结婚一个月。

他们本来在广东打工,听说石庆忠得了癌,就一起回到陇城照顾他。

石庆忠最後一个月卧床不起。

其长子怕臭,不愿靠近床,主要由小儿子石根和新女婿吴社革负责照顾他。

最後几天,石庆忠无论吃什麽都会呕吐,喝水也吐,胃疼得在床上直打滚。

至去世那天,他已数日没吃没喝,上午脚开始变凉,至下午,已凉到头顶。

小儿子摸了一会儿说:「都凉透了,没救了。」

而此时石庆忠仍有意识,但因喉咙痛,说不出话。很快石庆忠便咽气身亡。

此时石庆忠的灵魂还没有离体,他感觉到有人抓着他的手开始哭。

又过了一会儿,本来平躺的石庆忠感觉「自己」直挺挺地站了起来,然後飘到门後。

他的灵魂注视着亲属擦洗他的遗体,然後穿寿衣。

但此时站在门後的石庆忠的灵魂身上的衣服仍然是死亡时的衣服,不是遗体上新换的寿衣。

这时有人拿着一柱点燃的香在换好寿衣的遗体上方划过,然後把香插在客厅 「天地君 位」 神龛前的香炉中。

(注:「天地君位」原是中国家庭在中堂普遍供奉的神位,目前在侗族中几乎每家都仍保留此传统。)

此时,门後注视着这一切的石庆忠的亡魂发现自己穿的衣服已变成与遗体上新穿的寿衣一模一样。

灵魂离开肉身後,他感觉像解脱了一样,胃也不痛了。

石庆忠死後,他的妻子韦月花哭得很厉害。


外婆——前世的妻子


      石庆忠当年编的竹箕和鸡笼。吴祥云左手持他前世用过的锄头,外婆(前世妻子)坐他右侧。他的前世用图中右手所持的柴刀剖竹子时割伤了拇指,在今生相同位置形成了胎记。


吴祥云的前世石庆忠(右1)与妻子(左1)及孙辈。


葬礼期间,石庆忠的灵魂呆在家里,看着家人为自己的葬礼忙里忙外,哭哭啼啼。

他们叫来了很多亲朋好友,同时有两个陌生「人」不叫自来(可能是阴间使者)。

这两个陌生「人」告诉石庆忠的灵魂:「你去坪阳找你小女儿投胎吧!」

石庆忠本来就对小女儿放心不下,且她已怀孕,就顺心同意了。

出殡日到了。

韦月花看见丈夫的遗体被放入棺材时,她因悲伤过度晕倒在地。

八个村民抬起棺材,後面跟着一群孝子孝孙及送殡的亲朋好友开始上坟山。

这时,石庆忠的灵魂坐到了棺材上方,一同上了坟山。

到了已挖好的墓穴,他看见有个阴师双手握住一只大公鸡的双腿,口中念诵了一大段祭词,之後杀了鸡并在墓穴中把鸡埋了,最後又在墓穴中燃放了鞭炮。

刚要把棺材放入墓穴时,石庆忠的灵魂跳下了棺材,因为他不想被埋入土中。

埋完之後,他跟在送殡队伍後面回了家。

舅舅——前世的儿子


吴祥云与舅舅石根(前世小儿子)在石庆忠墓前。他两岁时曾自己上山找到这个墓。

石庆忠死後第七天,家人做了一大桌子他生前爱吃的饭菜,还有他生前每天不离口的米酒,但他似乎对此没有胃口。

葬礼结束後,石艳群坐公车从陇城返回婆家坪阳,石庆忠的灵魂也尾随到车前。

他看到女儿上了车,但他没有跟进车厢,而是跳上了车顶。

这样,他便与小女儿石艳群同车回到坪阳。

到坪阳小女儿家後,他住在门後,八个月後投胎再生,即吴祥云。

吴祥云在回忆自己的上一世死後住在今生家门後,每天都悬浮在那里,昼夜不睡。

他看见自己几乎是透明的。

他还记得前世做鬼时曾将一只手的手指穿刺进另一只手掌,竟然感觉不到痛。

石庆忠去世後一个月,曾托梦给他的小女儿石艳群:「我对你放心不下,我来和你一起生活了!」

她在梦中看见其亡父挑着鸡从陇城来了坪阳,奇怪的是同日她陇城的堂婶也梦见石庆忠挑着鸡去坪阳了。

吴祥云出生时,左手大拇指靠近手腕处有一条外观像疤痕的胎记。

外婆仔细察看後,猜想他可能是石庆忠转世。

吴祥云手上已模糊的「伤疤型」胎记,与上一世伤疤对应一致。前面伤疤是上初中时在石头上磕伤後留下的。

(1)今生伤疤 (2)前世伤疤在今生形成的胎记

小祥云两岁左右时有一天妈妈因为他淘气打他的屁股。小祥云被打急了,就哭着对妈妈说:你在打你老爸呢。以前我对你多好,你现在还打我」
妈妈不信,没有收手。小祥云就一口气说出一大串其母亲娘家人的名字。他说自己有两个名字石庆忠和石安斗又说了其外婆的名字。小祥云的妈妈对此十分震惊,因为这磨小的孩子不应该知道这些没有接触的长辈的名字。龄是她就带小样云去陇城找母亲韦月花核实。去了一问母亲,父亲果然有两个名字其中「石安斗」是父亲的乳名极少有人知道。
韦月花对女儿石艳群说:“我早就猜到,他是你爸转世的。”
小祥云两岁时妈妈带他坐车去看望外婆下车楼他站在路边不走了。
小祥云对妈妈说:「你去叫韦月花出来背我回家」
妈妈生气地说:f你怎磨这磨没礼貌,乱喊外婆的名字再喊打你屁股。非要背我来背。」而小样云却执意要他的前世妻子出来背他。石艳群无奈只好去喊母亲出来背他。
小祥云在外婆背上和外婆一路上说了不少话。因为他的前世儿子们和其他人不相信他是石庆忠转世,小样云对此很生气。
他说:“你们若不相信,我领你们去看看『我』的坟羹吧。”
方全是小祥云领着前世的儿子等人上坟山指示他的前世坟墓。山路比较平坦,沿途经过的坟很多。他的同行者故意误导小样云,问他:「你看这座坟是你的吗?」但都被小样云否定。
走了近半个小时小祥云突然决步冲到一座坟前,说:“是我的坟!”
这下大家惊呆了因为这是小祥云第一次来到石庆忠的坟前!
大家终放相信吴祥云是石庆忠的转世。
小祥云数岁时有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中他的前世的堂哥过来跟他说:「你来陇城送我一程吧!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害你。」
梦刚醒,祥云发现自己浑身是汗。
这时有电话打来说石庆忠的堂哥去世了。

那个堂哥的家人派车来把祥云的父母和祥云接去陇城送葬。
出殡时,大人不愿让小祥云上坟山,就把他骗到某个房间。
过了一会,小祥云发现上当了,因为出门一看送殡的人都不见了。
他一溜烟独自跑上了山。
大人们看见他十分惊讶,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能够独立找到这个埋葬地点(与自己的前世的坟的位置不同)。

今年已16岁的吴祥云仍然记得上一辈子的许多有趣往事,他说他的前世非常喜欢捉弄别人。(这件事应该是在2016年报道的,现在是20岁了---静心看佛公众号编辑
石庆忠十几岁时有一次和一个外号叫布鸽的少年一起上山砍竹子。
临近中午,他对同伴说:「我口渴了,想喝水。」
布鸽就说:「没问题,我去打水。」
当地山清水秀,山上的溪流、泉水都能直饮。
一会儿,布鸽用竹筒提水过来递给他喝。
他正浑身大汗,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突然感觉味道不对.
刚想发作,却又不动声色地把竹筒还给了布鸽。
他转身从鼻孔里挖出一些东西,迅速地揉成一个球,然後假装在吃东西。
当时是贫困岁月,孩子普遍缺肚子。
布鸽发现石庆忠在吃东西就问他:「你在吃什麽?」
石庆忠漫不经心地回答:「在吃『仙丹』呢,你要尝尝吗?」
布鸽伸手过来从他手中抓起那个又黑又黄的球就吞下了肚。
石庆忠见布鸽吃了自己的「仙丹」,大笑着说:「你刚才吃了我的鼻屎!」
布鸽这才发现上了当,他说:「你刚才还喝了我的尿呢!」
於是两人都哈哈大笑。
又有一次,石庆忠和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三人结伴上山砍柴。
柴砍好了,但他不愿挑着下山,便心生一计。
他转到一个僻静处,找了一根藤条,在脚脖上勒出一道红色的印痕,然後把藤条向草丛一扔,大喊:「不好了,我被毒蛇咬了!」
另外两个同伴听到他的喊声赶紧冲过来,一看石庆忠正躺在草丛中呻吟,再看他的脚脖子发红,一时全慌了。
石庆忠说他被蛇咬了,走不了路了。同行男孩无奈,只好一人挑起三个人的柴下山,而石庆忠让小姑娘背自己下山。
石庆忠似乎很享受让女孩子背着的感觉。
1940年代,陇城闹起土匪,家家户户挑起家中值钱的东西上山躲藏。石庆忠的女友韦月花的闺蜜也整理了两个大箩筐,但自己却挑不动。
石庆忠已是十六七岁的小夥子,他自告奋勇出手相助,挑起韦月花的闺蜜的担子与大家一起上山。
到了山上,他把担子撂一边,找个僻静处假装拉肚子。
他让女友的闺蜜帮自己用稻草做成团子,他用来擦屁股。
又过了一会,他对女友的闺蜜说:「估计现在土匪已离开了,可我肚子疼得厉害,挑不了担子了,也走不了路了。你背我下山吧,你的担子放在山里丢不了。
女友的闺蜜只好背他下山。
吴祥云这辈子有两样特点和其上一世很相似:一是喝酒二是身高。祥云很爱喝酒,三岁多就开始喝,一直没醉过。
今年在深圳某茶楼打工时,有一次和几个成年同乡比赛喝高度白酒,一桌子人被他放倒好几个,可他却没事。
石庆忠1.6米,吴祥云也是1.6米,而吴祥云的父亲吴社革有1.7米以上。
吴家世代做村里的「阴师」。但因吴祥云和父亲不愿学习,祥云的爷爷石珠昆90岁时将技艺传给了其邻居吴正良。
吴祥云本人和其父母都认为,他自小到大在性格、天分、爱好及身高等诸多方面和他的前世石庆忠非常相似。
但他和妹妹在跑步方面的卓越体育天分都遗传自父亲吴社革。
吴祥云说他上小学时一直垄断400米短跑冠军。
有个外地体育老师到他的学校挑跑步选手,摸了摸他脚後跟的粗筋,说:「这个男孩天生跑步快!」
这个案例似乎说明,身体特徵多由父母决定,精神特徵由灵魂带入。
吴祥云坦承,现在的社会环境比他上一世更加复杂,更难适应,日子也远不如其上一世逍遥。
他感叹道:「这辈子压力好大,什麽都需要钱。哪像我的上一世就干三件事:砍柴、种田、喝米酒。」
(这句话应该令我们深思,都说现代社会发达了,可是现代人活得却很累!---静心看佛公众号编辑
吴祥云刚从深圳一茶楼辞工回到故乡,他抱怨说该茶楼的伙食太差。他目前打算跟父亲学泥瓦匠谋生。
评论问答(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