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障现前怎么办?

2022-09-15 20:23

简介业障现前怎么办?果勒居士2016年5月23日讲于柏克莱圣寺“佛教与现代心灵讲座”(节录)陈玉、袁华丽 中译情绪管理的根本问题就是业力。你不仅不要执着于当下生起的情绪,也有必要把从过去映射到现在的念头和感觉逐个逐个地去除。毕竟你过去有巨大的“情绪库”,这些情绪..

业障现前怎么办?

果勒居士2016年5月23日讲于柏克莱圣寺

“佛教与现代心灵讲座”(节录)

陈玉、袁华丽 中译

情绪管理的根本问题就是业力。你不仅不要执着于当下生起的情绪,也有必要把从过去映射到现在的念头和感觉逐个逐个地去除。毕竟你过去有巨大的“情绪库”,这些情绪都在不断地生起。所以修行或者修定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耐心地等待以往的一切慢慢地过去,而不做任何反应。因为每次你做出反应,情绪就会生起并且得到强化。所以,对于难处理的情绪,你不仅在当下不要去反应,而且需要耐心地等待过往的一切过去。喜欢或者不喜欢,快乐或者不快乐,这都是从过往浮现到当下的业。想要克服已经浮现的业,唯一的办法就是忍耐。即使通过打坐,并能进入深度的禅定状态;但是一旦你起坐,过往的一切仍然没有解决。一旦你的心与它们接触,过往仍然会出现,你需要对浮现出来的过往的每一个方面都非常有耐心。这就是为什么忍辱波罗蜜如此重要。你需要对你的心非常有耐心,对你的身体非常有耐心,并且耐心地不为浮现的念头和情绪所动。出现的情绪都是过往的经历在当下的显现。每一个当下实际上都是一个中性的历程,它和过去相联系。每一个情绪都是这样产生的。所以说情绪并没有发生在你身上。只有当你在意它们时,出现的情绪才会生起;你若不理会它们,它们就无处可依,然后像泡沫一样消失。但是如果在情绪生起的时候,心对着情绪起反应,那么心就会找到它,并且去处理它,之后情绪就会占领意识。其实你并没有被情绪所控,情绪只是过往的经历在当下的投射,它的力量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它们在生起的当下你去理会它们。所以如果你真的可以培养当下的定力,如果你真的可以培养觉察力,那么你就不会被生起的情绪所动,并且可以选择情绪,你其实可以选择每一个你想经历的情绪。如果你不选择自己的情绪,那你就很愚痴了,因为你允许它占据你的意识。我们都很愚痴。我们都必须非常小心,因为如果我们不懂这些,我们就会认为这些情绪——例如爱与憎——就真的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甚至可能会认为我们就是这些情绪,这是很悲哀的。事实并不是这样,是因为意识需要处理情绪来让它们真正存在。你在意识和情绪之间创造的空间越大越远,那么你在意识中产生的定力就越大,同时你对心的控制能力就越强。当你在打坐或念诵的时候就是在创造一个意识中的定力,它能够让你不被习气所动。修行的意义在于让心自由,它不会迅速被过去的习气所扰,它事实上可以看到当下选择的过程。每一瞬间,心都在选择它要关注的对象,并为你制造经验。因此你所经验的,是你的心所照之处,并不是具体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听众提问:有时我会生气,甚至在我有机会反应前,心里就充满了怒火,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生气。偶尔我能看到内心的情绪涌现,我想,“哦,这种情绪正在生起。” 我不能说我可以决定不生气,但是当我不去理会它,它实际上就自己消散了。我想这可能有点像您开始提到的,我们可以选择是否去理会心里的某些情绪。但是在第一种情形里,怒火迅速淹没了我,以至于我甚至都没有觉察到自己在生气。是什么样的势头让怒火发出来而占据了我的内心呢?果勒居士:这种势头就是习惯。习惯的力量。实际上,心在生气以前已经做了很多选择。记住,一定是先受到刺激,觉得有人在跟我过不去,或者某人做了什么,或者评论了什么,或者有某种举动。这种刺激是自我没有受到尊重,被漠视了的心动了,然后我们为此找了一百个气恼的理由。如果当心最初被情绪所牵时,我们能够观心,就会发现其对“我见”的执着。没有哪一种生气不是来自于对“我见”的执着,百分之百是这样,我向你保证。每一次你生气的心里,都是一种被激怒,这种激怒是源于“我”被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所惹恼了。所以,如果你常常观察“我”,观察你的自我的理论、你的自我感,以及你自己觉得你是谁——如果你能察其源底,那么你就可以确实体察到气恼的那个时刻,甚至可以选择是否被惹怒。所以,首先你甚至可以选择没有“我见”。从最初浮现“我”的地方来观察。这听上去挺深奥,但这是可能的。如果你真正有禅修,你实际可以观察到你的“我”被摇动了。如果你的功夫还没有到这种程度,至少你能观察到激恼正在产生的地方。如果你能在激恼正在生起的地方捕捉到它,那么你就可以借助念诵、打坐或者正在使用的无论什么方法,来忍耐而不被激恼,这样激恼也就失去了它的势头。一旦你的激恼已经生起了,那它就会继续升级。你实际可以体察到它在你心里面升级的过程,观察到它如何由感受,构成想法,再影响到身体。在你付诸任何言语或行动前,即使你觉察到了还在你自己里面辗转的怒火,那么这种业仍然在你的掌控之内。但是,一旦你基于怒气而有所行动,你就失去了对这种业的控制。当你开始动怒,甚至你心里已经怒火高涨的时刻,与你出于愤怒而采取行动,这之间有巨大的差异。因为一旦你付诸行动,情况就取决于他人,你已经失去了对业力的控制。现在业力已经出去,并正反弹回来。正如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一怒之下确实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你的生活发生根本的变化。这种生气甚至不需要大喊大叫或什么的,可能仅仅是一瞬间对某种关系失去感觉了。一怒之下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在怒气冲动下所说的话,可能对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爱以及人际互动中所涉及的其它一切层面产生巨大影响。某种量度的愤怒实际可以改变人之间的信任度,也就是人与人的互动中根本层面的信任;愤怒可以从根本上改变业缘。从最初动念开始,我们一路都要分辨。从最初动怒一直到现之于行动——直到最终掏出枪在路上射击。你内心有何等的寂定来观察,你就可以何种程度地尽早地捕捉到你的激怒。心里立刻就怒火腾腾是因为某些习性。比如从你7岁时开始,无论你的爸爸说什么都可以激怒你,或者当他有某种举动或者提到什么事情,你的习惯是如此强势以至于你直接的反应就是生气,因为这是历久而形成的积习。所有不假思索的生气都是习惯。这些习惯的陈迹,来势如此迅速,你都无法看到它们。你与上司、妻子、父母、孩子之间的互动——它们都是因为某些背景而根植的习气——这种习气的速度就是你刚才谈到的势头。喜欢或者不喜欢,快乐或者不快乐,这都是从过往浮现到当下的业。即使通过打坐,并能进入深度的禅定状态;但是一旦你起坐,过往的一切仍然没有解决。所以说情绪并没有出现在你身上。只有当你在意它们时,出现的情绪才会生起;你若不理会它们,它们就无处可依。每一瞬间,心都在选择它要关注什么,并为你的每一个当下制造经验。你所经验的是你的心所照之处,而不是具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某种量度的愤怒实际可以改变人之间的信任度,也就是人与人的互动中根本层面的信任;愤怒可以从根本上改变业缘。

本帖最后由 金刚菩提海 于 2019-5-17 13:22 编辑

评论问答
Top